箐箐分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新闻

老婆参加面具交换舞会(参加舞会的面具)

美文哥2022-10-07新闻4477
老婆参加面具交换舞会(参加舞会的面具)

1998年5月22日,在珠穆朗玛峰海拔8000多米的一个斜坡上,一个穿着灰色登山服的金发姑娘倒在了雪地里。

这个姑娘气息非常微弱,脸色苍白,嘴唇也被冻成了青紫色。

她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下山的方向,眼角划过一滴泪珠,喃喃自语:“亲爱的,不要丢下我,救救我吧。”

在她模糊的视线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着红色的背包,头也不回地快速往山下走去。

这个男子是她的丈夫,可是在这样危险的时刻他却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断征服高山

这个倒在雪地中的女子名叫弗朗西斯・阿森蒂夫,她于1958年12月7日出生在美国的夏威夷群岛上。

弗朗西斯的父母都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在他们的影响下,弗朗西斯从小就非常具有冒险精神。

在上大学之前,弗朗西斯就尝试过蹦极、空中滑板、冲浪等多种惊险刺激的极限运动。

后来,弗朗西斯考上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虽然学习任务逐渐加重,但是弗朗西斯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

她一边上大学,一边继续进行各种极限挑战。

只是,这些挑战弗朗西斯已经尝试了很多次了,她对这些项目已经失去了热情。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中,弗朗西斯变得极为颓废,她的冒险精神不允许她停下脚步,但是常见的几种极限运动已经没有了挑战性。

见女儿一直郁郁寡欢,弗朗西斯的父亲就建议她加入登山俱乐部,成为一名登山运动员。

这个项目看似没有任何的挑战性,但是却对登山者的体力、耐力、应变能力有着极高的要求。

弗朗西斯进入俱乐部后,和其他登山者一起攀登了很多的高山,见识到了很多的风景。

因为每一座山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会遇到的挑战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弗朗西斯从来不会觉得厌烦。

在这个俱乐部中,弗朗西斯不仅找到了可以坚持终身的事业,而且还遇到了一个可以陪伴她一生的人――谢尔盖・阿森蒂夫。

谢尔盖比弗朗西斯大三岁,是亚利桑那大学商学院的一名研究生。

他也非常喜欢极限运动,也非常具有冒险精神,所以跟弗朗西斯志同道合,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两人相识于俱乐部举办的一场舞会,谢尔盖对弗朗西斯一见钟情,热情地邀请她跳舞,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之后,他们还多次一起登山,在登山的过程中互相确定了心意,成为了一对情侣。

在一起后,他们还尝试了很多其他的极限运动,但是都没有能像登山一样长久坚持下去。

1981年12月3日,弗朗西斯和谢尔盖在夏威夷大威雷亚度假村教堂中举办了婚礼,成为了一家人。

当时,弗朗西斯年仅23岁,刚刚从大学毕业,谢尔盖26岁,也才拿到研究生毕业证不久。

虽然夫妻俩组建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身份和责任,但是他们依旧没有放弃登山。

谢尔盖在一家证券交易所工作,一有空他就会和妻子一起去登山。

夫妻俩携手登上了美国的最高峰麦金利山和美国第三高峰内达华山脉的惠特尼山。

他们征服的高山越来越多,在很多山顶都留下了足迹。

生日礼物是登珠峰

后来,弗朗西斯想要尝试一项新的挑战――登顶珠穆朗玛峰。

珠穆朗玛峰作为世界公认的最高峰,官方测量的海拔为8848.86米。

要登上这座高峰,不仅需要体力和耐力,更是对身体素质、物质条件等方面有着极高的要求。

毕竟,要登上珠峰就要进行长时期的高强度训练,还要购买一些非常专业的设备,这些都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

谢尔盖和弗朗西斯不缺钱,也不缺乏勇气,虽然他们知道登顶的路上困难重重,但是依旧想要征服这座高山。

他们从1987年5月份开始进行专业的训练,还跟已经登顶成功的运动员发了邮件,询问他们登珠峰的经验。

一切都准备得非常顺利,他们预计将在来年四月份前往中国西藏,五月份将会对珠峰发起冲击。

可是,一场意外却打乱了夫妻俩原本的计划。

1988年3月份,当夫妻俩兴冲冲地进行临行前的最后一次体检的时候,弗朗西斯却被医生告知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她的意外怀孕使准备了将近一年之久的登峰计划不得不搁置,弗朗西斯无奈地留在家中养胎。

本来谢尔盖可以按照原来的计划前往中国西藏的,但是他不愿意抛下妻子,所以也留了下来。

几个月之后,两人唯一的孩子汤姆・阿森蒂夫出生了。

为了照顾年幼的孩子,谢尔盖和弗朗西斯只能继续攀登国内的高山,珠穆朗玛峰成为了他们心中的遗憾。

随着年龄的增大,弗朗西斯在登山的时候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体力流失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

她不服老,一有时间就去找教练训练,也经常参加一些登山集训营。

1997年12月7日是弗朗西斯的第39个生日。

那一天,谢尔盖送了弗朗西斯一个特殊的生日礼物――珠穆朗玛峰之旅。

这些年,弗朗西斯的训练他一直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没有登上珠峰一直是弗朗西斯心中的一大遗憾。

为了让妻子实现愿望,谢尔盖决定和妻子一起走一趟西藏。

弗朗西斯非常满意这份生日礼物,并决定在这个礼物上增加一点挑战难度。

她决定登珠峰的时候不带氧气瓶,成为美国第一个无氧登珠峰的女登山员。

谢尔盖为妻子的大胆想法感到震惊,但还是尊重妻子的选择。

他一直是弗朗西斯的坚实拥趸,也非常佩服她的勇敢和坚定,所以他决定跟她一起无氧登山。

无氧登山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一般来说攀登海拔低于6500米的山峰,登山者可以不携带氧气瓶的,因为空气中还有足够的氧气。

但是在6500米以上的区域里,空气就会变得越来越稀薄,登山者没办法进行正常的呼吸,体能的流失速度也会不断加快。

为了保证顺利登顶,很多人都会在爬珠峰的时候携带氧气瓶。

可是,登山本来就是不断超越自我的过程,所以一直有人在尝试无氧登珠峰,但是成功者非常少。

为了能够成功地完成这次挑战,谢尔盖和弗朗西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进行了非常专业的体能训练。

成功登顶,却被困在下山的路上

1998年4月10日,谢尔高和弗朗西斯告别了年老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坐上了前往西藏的飞机。

他们在珠峰脚下又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登山训练,才跟着登山队一起攀登珠峰。

临行前,登上队的教练们劝这对夫妻带上氧气瓶以防万一,但却被他们拒绝了。

“我不能给自己退缩的理由,带上氧气瓶就等于有了退路,那成功的几率就更小了。”

1998年5月16日,谢尔盖和弗朗西斯跟着一支登山队向山上进发。

他们都是极有经验的登山者,所以攀登海拔6500米以下的区域时没有遇到一点困难。

但是,当超过了6500米这个临界值的时候,谢尔盖和弗朗西斯明显地感觉到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虽然身体还有点不适应,但是他们没有任何的慌乱,淡定地调整着呼吸节奏。

在登上八千米的高度后,弗朗西斯感觉体力流失越来越迅速,身体也越来越难受。

胜利就在眼前,还有几百米就可以登顶成功了,她不愿意在此时停下脚步。

她不断给自己打气,脚步坚定地往前挪,谢尔盖注意到了妻子的异样,一直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

她给丈夫回了一个微笑,继续跟着登山队前进。

最后的几百米地势非常险峻,很多人都被卡在了这里,弗朗西斯也不例外。

虽然她想要一鼓作气爬上山峰,但还是力竭地倒在了雪地里。

谢尔盖发现妻子摔倒了,立马跑过去把她扶到了事先搭好的帐篷中休息。

在休息的时候,谢盖尔给了她两个选择,继续登顶或者原路返回。

他还表示,无论弗朗西斯选择哪一条,他都会全力支持。

弗朗西斯不愿意就此放弃,于是选择了继续对山顶发起冲锋。

在这样高的海拔里,他们虽然在帐篷中休息,但其实体力并没有恢复多少,只能给自己一点心理上的安慰。

当第二天到来的时候,营地外就只剩下了谢尔盖和弗朗西斯两人。

与他们同行的人,有些中途放弃了,有些登顶之后就原路返回了。

在这样极其恶劣的环境中,每多呆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所以他们不能为了谢尔盖和弗朗西斯这两个陌生人停下脚步。

尝试了三次之后,弗朗西斯终于在耗尽最后一丝体力前登上了山顶,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他们在顶峰拍下了一张照片,就再次按照原路返回。

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弗朗西斯才走了两百多米,就因体力不支倒在了雪地里。

谢尔盖想要把妻子扶起来,可是他的体力也快要耗尽了,根本没办法帮到她。

成为珠峰睡美人,等待与儿子相遇

谢尔盖把背包中的各种药物拿了出来,给弗朗西斯喂了一些,可是弗朗西斯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此时,谢尔盖知道妻子需要的不是药物,而是足够的氧气。

可是,他们都没有带氧气瓶上山,救妻子的唯一办法就是他快速找到附近的营地,向营地的工作人员寻求帮助。

谢尔盖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妻子,可是弗朗西斯已经意识模糊了,根本没办法听清丈夫的话。

她靠着本能紧紧地拽住谢尔盖的衣服,气息微弱地哀求:“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谢尔盖心痛地挣开了妻子的手,在她额前吻了一下,就快步往山下走去。

不久之后,一对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登山夫妇伊恩和卡西准备对顶峰发起冲击。

在攀登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还有一丝生命迹象的弗朗西斯。

这对经验丰富的登山夫妇快速地检查了弗朗西斯的情况,发现她的虚弱完全是由缺氧造成的。

可是,他们没有携带多余的氧气瓶,如果把自己用的氧气面罩给她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变成下一个弗朗西斯。

眼见着弗朗西斯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他们对自己见死不救的行为感到非常愧疚。

于是,他们放弃了登顶的机会,守在弗朗西斯身边陪她度过最后一程。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的氧气即将耗尽,没有办法继续停留在这里,只能跟她做了最后的告别。

临走前,这对夫妇对弗朗西斯承诺:“如果有机会,我们会来看你的。”

第二天,一支登山队发现了弗朗西斯的尸体。

因为她距离峰顶只有两百多米的距离,所以后来的登山者都把弗朗西斯当成登顶的“路标”。

每一个向山顶前进的人都会看见她安详的睡颜,于是她又有了珠峰“睡美人”的称呼。

1999年7月,波兰的一支登山队在离弗朗西斯不远的一处山沟中发现了谢尔盖的尸体。

据现场的情况来看,谢尔盖是在赶路的时候不小心摔死的,临死前他的怀里还紧紧地抱着两个氧气瓶。

2007年3月,伊恩和卡西夫妇践行了承诺,再次来到了弗朗西斯身边。

他们把弗朗西斯拖到了一个相对清净的地方,给她举行了简单的葬礼,还在她身上盖上了美国国旗。

卡西把一封信和一个泰迪熊放在了弗朗西斯身边,这两样东西都是弗朗西斯的儿子汤姆交给她的。

2022年3月5日,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小伙子来到了珠穆朗玛峰的训练营。

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名叫汤姆・阿森蒂夫,是谢尔盖和弗朗西斯的儿子,今年34岁。

谢尔盖继承了父母的冒险精神,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尝试过多项极限挑战。

他本来想在30岁的时候来登珠穆朗玛峰,看望自己的父母的。

可是,这个计划被他的外公外婆以及爷爷奶奶给全力破坏了。

在四个老人看来,珠峰就是一头会害人性命的怪兽,他们不想汤姆也葬身于此。

为了阻拦他的行动,汤姆的爷爷不惜损害自己的身体健康,在医院中住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汤姆不想让四个年迈的老人为自己担忧,于是就暂时取消了自己的计划。

2021年11月9日,汤姆送走了最后一位老人,才重新计划起自己的珠峰之行。

他没有娶妻生子的打算,也没有家人为他担心,所以就毫无牵挂地来了珠峰。

“我一定可以找到父母的,我很爱他们,我给他们写了很多封信。”

汤姆希望能够把父母的尸体挪到一起,让他们相互依偎,长眠于这座圣洁的雪山。

“如果这次我不能做到,我下次也会继续来的,不让父母团聚我不会停止登山的行动。”

希望他能够早入让弗朗西斯和谢尔盖重逢。

-完-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人无关

文 | 文不误小星星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