箐箐分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爱情恋爱 > 正文

爱情恋爱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在没人的教学楼走廊里做

经典哥2023-01-25 13:01:24爱情恋爱3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在没人的教学楼走廊里做月姨的双手从背后绕过来,按在我巴掌上,她那十根纤细的手指带动我指头,在硅胶模型上边不断揉动。不时按下某个部位,告诉我这是什么穴位。可是我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在没人的教学楼走廊里做月姨的双手从背后绕过来,按在我巴掌上,她那十根纤细的手指带动我指头,在硅胶模型上边不断揉动。不时按下某个部位,告诉我这是什么穴位。

可是我呀,心慌意乱,好像听不清楚月姨在说什么。背后两大团鼓胀胀的东西,完全贴在我背上,我甚至都能感到它们被挤压成肉夹馍似的。

我还有一种要被弹出去的感觉。

我做梦都想不到,月姨会用这种方式来教我推拿。

这让我心猿意马,完全不能够聚集精神来学习东西。

“告诉我这个穴位叫做什么?”

月姨这么说着,拿着我一根手指头,在硅胶上某一处点了点。

我傻乎乎:“啊,什么穴位?”

月姨不高兴了,突然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在我耳朵上咬一下。

我哎哟一声,浑身一个抽搐。

这是甜蜜的痛苦么?

“给我聚精会神行不行?告诉你,因为你的天赋比较高,本来我想让你五天出师,现在三天就必须出!所以,你不好好学,我可就不理你了,臭小子!”

我吓了一跳,赶紧答应好好学。

接下来,尽量克制背后那波涛起伏之物的诱惑,凝聚所有精力听月姨讲课。

过了半个钟头。月姨夸奖我,说她相当满意,接着就松开我,走到一边。

我顿时产生失落感。

我宁愿月姨不夸奖,我就这么从背后抱住我,抱一辈子都可以。

所以我都恨自己学得太快。

朝月姨看过去,顿时目瞪口呆。

她就跟昨晚一样,穿着件薄睡衣。里头照样什么都没有。本来因睡衣比较宽松,所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里边的乾坤。但是现在,薄薄的布料竟紧紧贴在她的胸上,湿哒哒的。那白晃晃的东西,甚至还有两颗小红枣,都清晰凸显。

看见我那直勾勾的眼神,月姨低头一看,惊叫一声。

她赶紧抬起双手捂胸,娇嗔:“都是你这坏小子,干嘛出那么多汗?抱你抱了那么久,害我这里都湿了。”

他赶紧扭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让我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操练。

明晚就要进行实练。

实练?

我这一听,心跳如鼓。

 

难道可以在月姨的胸上操练?

不用在硅胶上边了?

昨晚是因为美妙的手感睡不着觉,这一晚是因为太兴奋。

幸好第二天不用干什么,睡到十点多才醒,也算养足了精神。

我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继续学习催乳推拿,争取晚上有好表现。

到了晚上七点多。月姨回来了,还带回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

这个女孩浓妆艳抹,穿着艳丽暴露,给我的感觉不那么正经。

好像是……

她一看见我就吃吃笑,笑得很好玩的样子。

我心里头直发慌。

她的胸也挺大,不过没月姨大。

月姨的傲视群伦。

月姨让我叫她露露姐,今晚就在她胸上进行实操。

我听了一阵郁闷。

还以为是在月姨的胸上呢!

因为这种郁闷,我不由得就疑问:“干嘛只要我学胸部按摩?”

月姨瞪了我一眼:“只要你出师了,我就告诉你。没出师,告诉你也没用!行了,听我话,就赶紧行动起来,不要磨蹭。”

月姨这凶巴巴的样子让我有点害怕,只能照听不误。她让我先进房间,房门关上。我照样照做,接着因为好奇,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外边的动静。

我听见月姨在那交代露露——

“先说好了,我这个侄子刚从乡下来,人还嫩得很,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管让他给你按胸就行,千万不要挑逗他……不然我可一分钱都不给你!”

露露在那边爽快应好。

我听了更郁闷。

原来这个露露还是月姨花钱请来的。

她干嘛要花这个冤枉钱呢?

自己给我按不就行了。

她昨晚还用胸贴我背上,贴了十几二十分钟呢。

我胡思乱想着,房门开了,露露笑嘻嘻走进来,把门关上。

看着她那妖娆的样子,还有一双直勾勾看着我并带着几分挑逗的眼神,我心慌意乱,忍不住后退两步。看着她从红短裙下边露出来的两截白生生的大腿,又经不住心猿意马,不争气地就有了反应。

露露吃吃笑,她说:“哟哟,小伙子火气还挺旺的,裤裆都撑得半天高了。是不是看到姐姐就忍不住了?”

我深吸一口气,板着脸:“露露姐,麻烦你正经一点。我月姨是请你来让我练习推拿的,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嘻!你这样子把我吓坏了,还很正经的事情呢!”

露露嬉皮笑脸朝我凑过来,走到我面前,把她那饱美的酥胸一挺。

差点都要擦到我胸膛上了。

她娇滴滴:“那你要我全部脱光呢还是把上半身露出来就行。”

我按捺住想入非非的心情,继续严肃:“只给你做胸推,干嘛要把全身都脱光?”

“那行吧,我就把上边的脱了。不过,小弟弟你要是想我脱其它地方的,只管跟我说,保证满足你的好奇心!”

她我抛了一个媚眼,接着就把吊带背心从下而上地脱下来。

里边是一条粉红色的文胸,两团白花花的东西在里头跳。

我难为情地低下头。

她反手到背后,把那一小件也扯了下来。

天!

我更加不敢看了。实在太眼花缭乱。虽然在乡下的时候,我跟伙伴们去偷看过大姑娘小媳妇洗澡,要不就跟她家男人噼里啪啦,也品鉴女人胸。不过,现在这种近距离无遮掩接触,是第一次!

露露在我床上平躺下来,朝我勾勾手指。娇声娇气:“来呀,过来呀!”

我战战兢兢走到床边,看着她光脱脱的胸。两团肉肉因为平躺,看起来没之前那么挺,但对男人来说还是充满诱惑。

我眼巴巴看着,却迟迟不敢伸手。

“害羞什么?不要假正经了,想抓就抓,今天姐姐的胸随便你抓!”

露露干脆伸手抓住我两只手腕,硬生生它们按在她胸上。

那么滑腻火热的肉包子,完全就在我的掌握之中,让我一阵阵晕眩。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