箐箐分享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新闻

深圳合租记(深圳合租记许建全集小说)

美文哥2022-10-07新闻11561
深圳合租记(深圳合租记许建全集小说)

我与大嫂的故事,要从二零零七年开始讲起。那年盛夏,我终究心有不甘,不愿固守于偏远城镇,渐渐生出远离故土之心,到了炎炎夏日,终于,不顾母亲极力劝阻,毅然辞掉乡镇代课教师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奔向南方。

南下打工是我所能想到的,逆天改命的唯一途径。早前三年,姐姐先我一步,南下深圳,寻找改变命运的机会。经过几番摸爬滚打,如今,她终于小有所成,在一家工厂当跟单。而且据说,公司即将开分厂,届时,她有很大机会,再获升迁。

我之所以如此果断地辞职,多少与姐姐有关系。因为她的关照,我抵深当日,便进了她所在的工厂。

姐姐仅仅大我两岁,却过早地品尝了生活的苦辛,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回家,承担起家中重任,分父母分担一些苦劳。但她聪慧好学,肯吃苦,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她初抵深圳,依然没有放弃学习。正是数年坚持不懈,她能凭借一纸初中学历,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我相信,姐姐初中毕业,都可以在深圳仰望蓝天,我到底比她多读过几年书,也自信还有些自学的能力。于是,信心满怀地,准备放开手脚拼一场。事实上,我已然没了退路。从递交辞呈开始,我就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南下更被我视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这家工厂地处深圳中轴线所在地龙华,龙华也即今日网友们所调侃的,“宇宙中心”。其主营业务,是电脑周边电子产品。工厂很小,不包食宿,工人都在附近的城中村,自己觅房而居。

姐姐与一位女同事合租,合租不但比单独租房实惠,更重要的是,一个单身女子,在外租房,多少有些不便。而与人合租,可以相互照应,避开许多麻烦。

我到了深圳,马上租房显然不恰当。自然,住进了姐姐的出租房。此前,她已与合租的同事沟通过,让我先住一段时间,待条件许可时,再择机租房或者找合适的人合租。姐姐同事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原本,姐姐的意思,让我先在客厅借宿一些时间。可是,大嫂觉得这样不妥。主要考虑到,我睡沙发,不舒服。她主动提出,姐姐与她睡一个房间,把姐姐的房间让给我。

起初,我多少有些担忧,毕竟有个外人在场,而且是异性,多少有些不方便吧。我住进去后,才发现一切都是多余的。这个我以为的“外人”,在我成为她与姐姐租房的借居者之后,对我客气有礼,照顾有加。

我们仨人合租期间,她的言行举止,哪像一个工友对另一个工友,更像一个姐姐,对待弟弟妹妹,让我在无所适从的最初那段时间,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

姐姐的这位同事,比姐姐年长。姐姐以嫂子相称,自然,我跟着姐姐,称她为嫂嫂。大嫂是湖北人,姓喻。如同这个少见的姓一样,嫂嫂的热情与良善,亦极其罕见。

然而,初次见面,我多少有些羞涩。尤其,晚上下班回家,各自冲完澡,有时,大嫂会坐在客厅沙发上睇一会电视。

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教育,让我常常眼不敢视,嘴不敢语。往往,待我冲完澡,便逃也似地跑进自己的房间,不敢出门。有时,我的举止难免会引来大嫂哂笑。不过,那笑声里没有任何贬意。

大嫂时年二十有八,若以今日标准评而论之,此等年华时辰,才将将绽放,正向外界展示其青春俏俏的容貌。而彼时的大嫂,已然嫁作他人妇,经受了岁月与生活的双重洗礼,仍保持着端庄的仪容,举手投足落落大方。

有些美艳女子,初初一个照面,颇觉得美。而久观之下,便觉得索然无趣。大嫂呢,只有一般的容貌,却极耐看,属于那种越品越香,越品越有味道的女子。

当然,这与她脸上的酒窝有关。只要她稍稍露出浅笑,酒窝便显现出来,让她凭空多了几许红艳。

不知不觉,我借宿的时间,已经达到一个月。期间,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三次提出另觅他处。姐姐也有此意,觉得有碍于大嫂,且我在这一个月里,也熟悉了周边环境,工作上的事,也稳定下来。作为一个成年男子,我应该承担起独自生活的责任。

想不到,站出来提反对意见的,竟然是大嫂。显然,在她眼里,已将我当作亲姐姐。从内心来讲,我和姐姐当然更希望住在一起,省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彼此照应。面对大嫂的真心相劝,我只好继续留宿。

这日下班回家,却看到姐姐早就回来了,客厅里,摆满了一桌子菜。不但姐姐自己蒸炒的,还有从外面饭店打包了红烧肘子、剁椒鱼头。

大嫂也觉得意外,问姐姐是不是遇到好事了,又猜测,莫非今天是小弟(即指我)的生日?姐姐不语,似乎故意要设置谜团。待我们在餐桌上坐定后,姐姐又从房间里拿出一瓶红酒。

那瓶红酒,颇有些来历,是姐姐上司,给她的奖赏,以表彰她工作出色。此事缘由,大嫂是知晓的。原本,姐姐想留着,等重要日子,再开喝。

姐姐倒上三杯红酒,我们带着疑问,喝了三杯。虽然有心中疑虑,但多少明白,这应该是好事。吃着菜,喝着酒。姐姐终于禁不住大嫂的再三追问。讲出了此次设宴的缘由。

原来,她要升迁。工厂在佛山设了一家分厂,姐姐作为前批管理人员,调往佛山任职,虽是佛山,一般员工薪水比深圳要低,但姐姐职位高,工资比现在高了一倍。这当然是大好事。于是,我们又接连碰了几杯。

放下酒杯,姐姐却又怀着心事,其情郁郁。大嫂心如明镜,察知了,以为她担心,到了佛山,新工作千头万绪,有难度。于是,鼓励姐姐大胆放手去干。

姐姐的确对此有所顾虑,不过,她最担心的,却是我。她怕她走了,我一个人生活不习惯。再说,她走了,大嫂自然不会再愿意与我合租。她搬走之后,我独自一人,不会照顾自己。

大嫂听完,激昂表示,如此小事,算什么,你放心,你走了,我也与小弟合租,保证照顾好他。

我很感激大嫂的举止与善意,那时,大家都有了些许醉意。我与姐姐只当成玩笑话,没有当真。事实上,我的确应该离开了,另找房间。此前,工厂里已经有些传言,说我如何如何是个妈宝男什么的。我受不了这口气,早就想租房子住了。

姐姐如期被调往佛山,送她离开,我也在谋划搬家的事。私下里,我去周边看过几次房子。附近倒有几间,挺满意的。但我不愿意离大嫂如此近,可更远的地方,离工厂也远,且一时未有合适的。

等到我终于觅得一处合适房间,马上交了定金,计划着放假时,便整体搬迁。回到家里,大嫂正在房间里忙碌。此前,姐姐在时,我们每周都会搞一次大扫除。姐姐离开后,大嫂独自承担起这项任务。

我屡屡想上前帮忙,却被大嫂阻止。我只好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因为要离开了,突然心生不舍,也才敢第一次,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看。

大嫂这样一个容颜与身材俱佳的女子,原本是应该有幸福生活的。但在外人看来,大嫂的婚姻,并不美满。她嫁给一位同村男子,那男子并无什么特别的本领,但为人老实,肯买力气,原本,大嫂相中的是邻村一位会弹吉他的男人。

大嫂父母认定,吃喝才是生活第一,唱歌跳舞这等事情,有或者没有,不会影响生活品质。大嫂拗不过父母之命,嫁给了这个男人。嫁人之后,大嫂便一心一意,断了吉他的念想。

男人在大嫂的相扶相携下,倒也争气,他学会了电工,如今在广州一家木器厂,待遇还算不错,他与大嫂育有一女一子,每个月,他会固定来深圳,与大嫂相会。大嫂的生活表面看来,倒也算幸福。

看着大嫂,想起与她生活的点点滴滴,心中涌出许多感动。如今想离开了,到底有许多不舍。待她忙完,也坐在沙发上歇息,见我神情异样,便急迫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姐姐走后,她便成了我最亲的亲人,自然有责任和义务照顾我。这种照顾,不但包括生活上的,更包括心理上的。

大嫂再三追问,我只好和盘托出。听到我要走,而且已经找好了房间,大嫂突然变得着急。她问我,是不是她做得不够周到,怠慢了我,又或者,她的言行举止,影响到了我的学习。

学习云云,是指我那里已经报考了培训班,准备在漫画上一展手脚。事实上,正因有了大嫂处理了许多家务事,甚至连衣服也帮我清洗晾晒,我才能专心致志把时间用在学习上。

大嫂听完我的陈述,这才放下心来。弄清楚我在担心影响她后,她咧开嘴笑,以命令式的口吻让我不许离开。还说,她答应过我姐,与我合租,护我周全。若我要离开,岂不是落井下石,陷她于不义,让她无法完成她的诺言?

在大嫂的劝慰下,加之我本意也更想留下,只是怕带来流言,不过,如大嫂所言,身正不怕影子斜,她都无所惧,我还忧虑什么呢?

自此,便与大嫂继续合租。那之后一段岁月,大嫂比先前姐姐在时,待我更好。大约因为姐姐的离开,她更觉得肩上有许多责任。况且,她家中,全是姐妹,她内心深处,一直想有个弟弟。综合种种原因,大嫂向我展示了一个好女人的全部,在那些寂冷孤清的漂泊岁月中,给了我抵御风寒的温暖与关怀。

与大嫂的相遇,显然是我的幸事。与她合租的日子,亦便成了我生命中最动人的回忆。

那两年,我的工作也顺风顺水。虽不敢自称平步青云,但我的兢兢业业,赢得了身边工友同事的普通赞许。我内心欢喜,只把这当成继续前行的鞭策。大嫂见了,更是为了高兴自豪。甚至,常常在电话里,对她家人谈及此事,言语中有“我弟弟”的称呼,眼神和语言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然而,我很快便让大嫂失望了。事情源于一位新来的人事文员,那女孩是个大学生,未曾念过大学,一直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痛。这个大学生,清沌可人。不知她从何处得到消息,知我会画些漫画,找上门来,表示想要切磋。原来,她亦有些兴趣。

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在与她的交往中,我被她深深迷入。然而,当我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向她坦陈心迹时,却发现她已经名花有主。

我陷入失恋的巨大痛苦中,很长一段时间消沉不堪。大嫂见此,想尽办法开导劝慰,皆无济于事。非但如此,因了情绪的影响,我接连在工作上出了几个差错。一个错误,或许可以免责,接二连三,则有故意之嫌。

其时,因为树大招大,我的人生太顺利,难免会引起别人嫉恨,早就有人意欲除之而后快。我的错误,让藏身于暗中的三几位同事,以为抓住了把柄,起意告起了我的状。

这倒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心本是如此,这几年,我看惯了尔虞我诈,相互争斗。只不过,敌对阵营中,竟然有一位我的好兄弟。虽然没有拜把子的交情,但我事事想着他,曾多次给予过他相助。

如今,却被人落井下石。爱情之痛暂未消除,兄弟反目更让我悲痛。新仇旧恨,一齐袭来,我悲痛不已。某日夜晚,我走进清湖老村的一处饭馆,叫了几盘小炒,摆开架势,让自己不醉不归。

因为事前已经奔着醉酒而去,在菜上齐后,我便让老板结算了账款,怕不省人事,不能付款,被当成人质扣下来。那一晚,我喝掉了三瓶啤酒。在此之前,我最多能喝两瓶。

三瓶下肚,我虽有些醉酒,人倒是清醒。只是,一路越往家的方向走,便越感觉头重脚轻。好在,我撑到了来到出租屋,上楼,开门,屋里客厅亮着灯。

此时,我已然有些迷糊。原想去洗手间,却发现,里头亮着灯,传出淋水的声音。我到底还算清醒,知道大嫂在里头,于是退身出来。返回房间里,趴在床上,便什么也不知晓了。

待我醒来,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的房间全变了样,越看越不对劲。心中一惊,赶紧起来。再一打量,这哪是我的房间,这是大嫂的房间啊。

我羞红了脸,蹿身出来。看到大嫂正坐在沙发上,半眯着眼打盹。我的动静,惊动了大嫂。见我醒来,大嫂问我昨晚怎么回事,为何喝那么多酒。心中满是关切。在大嫂面前,我慢慢讲了一切,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大嫂见我情绪悲切,轻抚我的脑袋,让我放松。

讲完悲痛,我才想起进错房间的事,赶紧向大嫂道歉。大嫂见我羞红了双脸,这才笑起来。

经大嫂还原,我才知晓昨晚回家之后的故事。原来,大嫂冲澡出来,看到我躺在床上,一身酒气,知道我醉了。她打来一盒水,帮我洗了手,擦拭了胳膊,盖上被子,让我睡去。

她呢,原想去我房间休息一晚。可她进了房间,正要入睡,又觉得不妥,于是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难怪,我看到她眼睛通红。

与大嫂合租的日子,除了温馨与甜蜜,也有不堪与难堪。

大嫂老公在广州,每个月都会来深圳相聚一次。来了,自然住在出租屋。大哥来了,总会带上一些好吃的,难免还会与我痛饮一番。当然,我说的痛饮,往往是他喝得多,而我只是象征性地。不过,虽然喝得少,但那种氛围,却是愉悦的。

我所说的难堪,发生在夜晚。

大哥来了,自然要与大嫂相亲相爱。毕竟,把积蓄了一个月的相思,在一天全部迸发出来,是有着巨大能量的。这种能量,在夜晚尤甚。因此,难免惊忧到我。

我睡眠原本就浅,有一回,心中念及工作,更是久久未能入睡。那日,恰好是大哥与大嫂鹊桥相会。半夜时分,隐约听到隔壁传来声响。我睡不着,又有了尿意,实在熬不住了,只好悄悄起床,想去洗手间小解。

为了不打扰他们,我没开灯,摸黑往洗手间去,一不小心,撞到了一条椅子,我一时惊慌,果然屋里人也听到了,因为声响停止了。

我不敢动,又害怕屋里人出来,一时进退失据,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好在,屋里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更没人出来。

我躺在床上,心里羞得不行。到了次日,天光未亮,我便披衣起床,洗毕,逃也似的离开,把剩下的时间留给大哥大嫂。再过一个半小时,大哥就要去赶返回广州的车。虽然时间不够,但多少可供他们相互取暖。

那之后,像约定俗成似的,大哥过来相会时,晚上,大嫂的房间总是静寂无声,而我则早早起床,把海波浪涌的壮观景象,留给他们。

大嫂呢,却像做了亏心事似的,在第二天晚上,一定会做一桌子好菜,来抚慰我的胃。

姐姐去佛山后,的确得到了更好的发展。而我与大嫂合租了三年,姐姐一直希望让大嫂也去佛山,大嫂做的事,点点滴滴,姐姐都记在心里,如今,她终于有稍许能力,可以为大嫂做点什么了。

在她的努力下,她为大嫂争取到一个主管的职位。以大嫂的资历,她早就可以胜任这一职位,只是深圳工厂暂无空缺。而在佛山,正是用人之际。

然而,面对这么好的机会,大嫂三思之后,还是放弃了。其中,原因不止一个,但我知道,我也是其中的因素之一。

我与大嫂合租了三年。那三年里,除了失恋时,我悲观失落过,其余时候,我足够努力。当然,这背后离不开无私的大嫂。正是大嫂的无私与抚慰,我才得以从一个普工起步,历无尽黑夜,而奔赴充满光明的前路。

我与大嫂分开,是因为我有了更好的发展。上海一家公司向我抛出了邀请,我没有任何犹豫,抓住机会,去了上海。

正因为去了上海,也才有今日的我,有自己堪可喜悦的事业,以及一份心生欢喜的爱好。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大嫂。大嫂在我心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倘若非要做一个比较,那么,她是除却亲情与爱情之外,最值得我敬重的女人。我曾十分明确地对大嫂表示,在与她合租的时光里,她给了我许许多多温暖。

大嫂则回答我,温暖是相互的。如果说,她真的给了我温暖与抚慰,那么,我一定也给予了她相同的温暖与鼓励。让她得以在异乡,在清冷如水的日子里,注入了盐的味道。日子因为有了盐,才会如此令人怀念。

我离开深圳后,大嫂也在不久后,离开了深圳,她回了广水老家。她一直梦想开一家服装店,回广水,即是为了这一梦想。然而,服装店的生意并不好,勉强经营一年半后,便倒闭了,期间,大嫂又尝试摆过夜宵摊,卖过烧烤。烟火生活,的确有些赚头,但太累,也易催人老。

随后,我结婚生子,与大嫂的联系愈发少了。过了一段时间,再打大嫂的电话,竟然变成了空号。

直到五年前,我才重新通过姐姐的微信,联系到了大嫂。大嫂又去了深圳,在一家公司打工。我加了大嫂微信,提出去深圳看她。

大嫂听到我的声音,特别高兴,热烈欢迎我去深圳,她说她在清湖租了房子,还经常去以前的地方,每次去,都会想起我。

听到大嫂这么一说,我脑海里全是大嫂的画面,想起与大嫂合租的日子,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平凡人的故事,同样别具精彩。本文由汪先生口述,胖爷撰文整理。胖爷专注于非虚构纪实故事,敬请点赞、关注、转发和评论。欢迎提供采访线索,私信必复。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